快捷搜索:

用电影来见证那逝去的时段,走向实存

2019-09-12 作者:内地娱乐   |   浏览(106)

芸芸众生中,侯孝贤作为一个导演,他是成功的。他的画面是美丽脱俗犹如画中画,他的节奏是简单直接仿佛曲中曲。

       侯孝贤以自己独特的美学信念成为了台湾电影标杆式人物,而2005年《最好的时光》可以说是继1998年《海上花》、2001年《千禧曼波》后新的挑战。许多人认为《最好的时光》是侯孝贤对自己电影的一次总结,影片由“恋爱梦”、“自由梦”和“青春梦”三部分组成,由舒淇和张震分别饰演了三段不同时期的恋情,在其中我们可以看到他其他作品的影子,看到了他一贯坚持的自然写实风格,尤其是长镜头、空镜头、自然光的使用,以及对怀旧主题的把握,都透露出了侯氏特征。但是除了个人传统的继续之外,侯孝贤也在《最好的时光》中进行了音乐与影像关系的探讨(这个应该是始于《千禧曼波》,而在《最好的时光》中导演的把握变得更得心应手),同时,因为信奉着冷眼看世界的审美理念,在影片中他还依靠漫不经心的场面调度结构了一个关于“书写和追寻”的叙事母题。
      “恋爱梦”发生在1966年的高雄,讲述了一个大学没考上,母亲刚去世,又马上要去服兵役的少年阿震与撞球间小妹秀美的爱情故事; “自由梦”发生在1911年大稻埕的艺阁,一个是渴望自由而不得的艺旦,一个是追随梁启超,愿为中国之自由而努力,却最终因为实践新文化而无法给艺旦自由的文人;“青春梦”发生于2005年台北,地点转换于酒吧和两个私人空间,纹身、朋克、双性恋、一夜情、自杀,满是新一代年轻人的精神漂泊。
       营造自然而真实的气氛是侯孝贤电影的基调,正如他自己所说,写实是基础,是他的底色,而这个恋爱梦里面也有导演自己年轻时的回忆,“我的写实是迷恋于再造的真实,它像真实世界一样,我拍的这些画面,这些人物是可以单独存在的,好像在真实世界里面可以存在的,跟它是等同的关系。” 我们发现为了呈现叙事的真实和自然,导演均使用自然光,而这种自然光的捕捉又需要长镜头的使用。正如“恋爱梦”中秀美打开撞球间大门的那一刻,导演要讲述的故事也在那一刻开始了,3分钟的长镜头正好与秀美的一系列动作相等时长,故事此时就相当于生活本身的节奏。同时侯孝贤在影片中音乐的运用也令人感受到生活自然的氛围,当阿震信中说“有一首《恋歌》歌词是这样的……”背景音乐便出现了闽南语的《恋歌》,这种音乐随着人物转移的调度也是侯孝贤自《千禧曼波》后逐渐转变的一个方面。片中每一次音乐都事出有因地响起,除了是导演年轻时记忆的代入,更是营造意识和联想,以及为阿震与秀美的恋情做铺垫。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一组长镜头是阿震通过信件和不断寻找(这一找寻的途中导演用了移动长镜头,将路标一一具体地呈现),终于在虎尾一间撞球间找到秀美,导演用近3分半的静止长镜头呈现两人见面后以极平常的寥寥数语倾诉和相视而笑的画面。最后在一曲《rain and tears》中导演给了男女主人公十指紧扣的特写镜头。
       为了不违背现实时间的常理,也就是一般人会在这个时刻做出怎样的反应,侯孝贤就尽量减少戏剧冲突,而表现那些平淡到没有波澜也很少台词的生活氛围,诸如吃饭、洗脸,甚至在撞球时候的台词都是非常口语化和非专业的,因为他认为“戏剧性的电影语言基本上是一种以电影对白为主的语言形式,我们看的电影基本上都是这种以对白为主的。我的电影是生活的,所以我不用对白去附和这种情绪的走向。” 于是当十指紧扣的雨中浪漫被呈现时,表象之下流动的却是第二天阿震回部队,恋人又面临分离的实存 ,这里我们还可以联系六十年代的台湾,许多服兵役的青年因此和恋人劳燕分飞,正如《恋恋风尘》中阿远去服兵役了,而阿云不久后就和给他们送信的邮差结了婚。这种兵役带来的对爱情怀疑的情结或许也是侯孝贤自身经历后的苦涩记忆。正如侯孝贤自己说的学习沈从文那样“第三只眼看世界”,作为导演的他除了冷静的旁观,更知道自己想要怎样的故事,用什么方式去讲述。因此除了光和长镜头外,侯孝贤还秉承了自己区别于西方的“东方式电影语言”,在影片中表现了他的含蓄和韵味,尤其是镜头前的相视而笑。
       说到东方韵味和含蓄,“自由梦”则是三部曲里面不折不扣的中国电影,无一处不透露着中国式的内敛,却又因为时代、身份等实存而显示了强烈的张力。“自由梦”之所以让人看了韵味无穷,一来是侯孝贤有1998年拍摄《海上花》的成功经验,布景和人物衣着、动作等都极为精致,因为他知道与文字的抽象不同,影象是具体的,电影若要成功就必须找到它的质并表现出来;二来是故事发生在他所熟悉的台湾,1911年的大稻埕乃是日治时期台湾经济发达和人文荟萃的地方,由于淡水开放为通商口岸,大稻埕此时的商业贸易和港口是极为发达的,尤其茶叶贸易十分繁荣,这一系列背景使得侯孝贤的镜头语言、场面调度运用得恰到好处;第三则是他用一种全新的形式(默片)来叙述这个故事,让观众耳目一新,当然选择默片有导演不得已为之的原因,侯孝贤在他的电影讲座中提到,因为现代人无法表达古闽南语的氛围,因此只好选择默片形式,但是不得已为之背后导演又加入了新的探索——音乐与影像之间的关系,低沉的南管和轻柔的钢琴(据侯孝贤自己说,这个音乐完全是乐师即兴而作),在本土与历史中又融入了西洋风味,这不仅仅是与人物调度的配合,同时更是切合了台湾日治时期逐渐西化的历史语境,因此在这个默片中,音乐可以说是他主要运用的叙述方式。
       要依据现实背景进行再现,光是写实的基础,作为台湾新电影的领军人物,侯孝贤深知其中的意义,正如陈飞宝在《台湾电影史话》中提到,八十年代台湾新电影浪潮中崭露头角的年轻导演,他们在表现台湾本地的人生百态方面别具一格的风格(侯孝贤出生第二年就从广东移居台湾)“多用自然光,减少室内光,避免多余的灯光把整个色调冲散,减低真实感。” 在这个梦里,侯孝贤一开始就利用了钨丝灯的暖色调来完成他的空镜头,让一簇代表时代的灯火渐渐照亮故事发生的空间。除去故事开始时的空镜头,影片第45分57秒,侯孝贤用逆光拍摄了艺妓房内的盆景墨兰,并在此时才打出故事标题“自由梦”,景物镜头便由写实意义扩展为象征含义。兰为花中君子,清雅高洁,这是对追求民族自由的文人的赞赏,是对艺妓品性的描摹,与此同时也暗含着两人的交情只能止于此——爱和情最后徒留“兰交”,文人始终只是艺妓生命中的过客。但是侯孝贤的悲凉总是深藏在温馨背后的,就像“恋爱梦”雨中情背后才是看不见的分离,在影片第57分50秒,也就是老爷离开后第六天,导演又给了一个空镜头,这次是一把正在冒着热气的茶壶。我们肯定忘不了老爷每回来艺妓总是要给他用茶壶倒上热水洗脸,绵绵的情谊和悠长的等待此刻都在画面中化为热气,日复一日静候良人。
       与前两梦的恬淡不同,“青春梦”画面尚未出现时观众就听到了公路上的喧嚣声,于是侯孝贤又一次使用了运动长镜头,又一次以交通工具上的视野来观察城市。青春梦中的非主流青年是侯孝贤难以把握的一个题材,即使有《千禧曼波》的尝试,但是“青春梦”的表现依然只能靠繁杂的人群和声音来呈现社会的动荡,年轻一代的沸腾和不安。这与60年代年轻人的迷茫截然不同,正如“恋爱梦”中阿震愿意将生命的不确定性寄托在“时光飞逝”、“未来的日子茫茫不可知”如此清晰的认识上,但是等到了“青春梦”,没有人清楚地表达过自己生命的不安和漂泊,只是在一味地寻找一个依靠,抓紧每一次可能的行动。所以恋人总是吵吵闹闹,分分合合,舒淇饰演的靖会在咽喉处纹身,她的女友Micky选择歇斯底里和失踪。
        尽管侯孝贤一直营造的是一个尽可能平淡但温馨的画面,而光线、人物及台词都只是场面调度的一部分,但是在这部影片中他又精心建构了一个关于“书写和追寻”的叙事母题,其中信(包括书信和短信)成为了场面调度中一个重要元素。
       首先我们分析为什么每一次侯孝贤都要给信件内容特写镜头,还配以画外音。对于文字来说,心理描写是它的强项,而每一个具象的实存则是它最大的“不定性” ,但是电影中演员、动作及布景均是最实质的存在,可视细节有着最精准的呈现,但是人物内心却成为了电影最大的不定性,为了在同时表现人物内心,信件的内容作为细节呈现,同时又与音乐恰当配合——阿震写过春子的信被秀美读到时音乐便是信中提到的《恋歌》,后来阿震写信给秀美介绍在军营中听到的披头士(阿震将Aphrodite’s child的歌误以为是Beatles)的《rain and tears》,音乐又随即响起;艺妓在武昌起义后收到老爷的信,此时背景音乐已由轻柔的钢琴曲转换为苍凉和无奈的南管,不仅应和着国家追求自由之声,回归本土,也表达了作为艺妓追求个人自由的不得;靖和Micky因为是通过短信交流,发送与接收时间之短暂,内容之直接,更是缺乏诗意的生活写实,导演便只用了环境的声音而没有配乐。从信件内容的长度和诗意我们就可以分辨书写与记忆的关联正在日趋弱化,因此侯孝贤难以把握“青春梦”这一类题材,正在于他的记忆已经与新世纪的青春脱轨,保存记忆的书写形式也开始变得短暂而不利于时间停留。
       事件与实存之间的关系就是相互指示,相互反映。作为追求实存的侯孝贤,他必然要把阅读信件这个事件扩大到能够反映实存,于是信件内容总是与历史史实相对应,也寄托了每一个时代的梦想——60年代是西化的重要时期,因此侯孝贤的记忆中是他在军营听到了披头士,那个时代年轻人渴望摇滚惊醒迷惘(事实上阿震将爱神之子的歌误以为是披头士的);1911年是日本统治台湾期间,因此“自由梦”就是在国家忍辱负重的危难关头,书写仁人志士抛洒满腔热情,甚至托古喻今是对未来开拓自由之路的重新书写;到了“青春梦”,书写却变得不那么美好了,谎言、遗言,因为传递和阅读之间没有了时间间隔,生活中最需要诗意的爱情被现代社会割得支离破碎,最终能够让人揣摩和心疼的还是能够被保留的文字,正如靖在网上的博客。
       除了书写,侯孝贤还给我们展示了另一个主题——追寻。阅读信件这个动作我们可以分两层解读,第一是作为“表现”,那么每一个读者就是行为的主动者,是一种非语言的身体动作,所以侯孝贤在刻画这个动作时煞费苦心。秀美第一次读到阿震写给春子的信时导演给了一个近景,当她读完将信件放回原处时景别变为中景,我们可以理解她此时对写信人充满惋惜之情,但是与她是无关的,等她读阿震写给自己的信时才开始展露一抹微笑,但是又在音乐声中将信件放到了抽屉里(春子也曾将信放在这个抽屉),到这里为止秀美都是读信的主动者,但是从“故事”方面讲,她也一直是一个“受影响者”,直到她离开高雄的撞球间,阿震拿着她写去的信到处寻找,秀美才成为一个故事逻辑中的影响者,而阿震这个受影响者则一直在寻找他梦里的爱情,寻找那个能和他打台球、相视而笑、互相通信的女孩;到了“自由梦”中艺妓拿着文人写来的信,但是通过这封信,我们却发现艺妓和文人同样都是“受影响者”,梁启超——文人——艺妓,这就是信里内容的传递,也是关于大小自由追寻之路的区别,受影响者求而不得,除此之外,侯孝贤还在这一部分表达了自己对“乡土”的真正理解。从70年代台湾乡土文学兴起后,台湾文人就对乡土有着不同的理解,直到80年代两种乡土意识的明显分化(中国与台独的区别),而1911年的台湾正处于渴求中国之自由,影片摄于2007年,这也可以看成侯孝贤明确表示自己心中一个国家的愿望,乡土的自由必然要依靠国家的自然,否则武昌起义纵然打响,艺妓为何不能自由?再到“青春梦”的动荡不安,头尾的运动长镜头已经是一种明确表现追寻的感性呈现,而给“受影响者”靖的长镜头正是倒数第二个镜头,在轰响后冲出走廊又从走廊回来,她欲哭无泪的表情(可以推测Micky已经跳楼身亡),在追寻自己青春和爱情的路上跌跌撞撞,有冲动、无奈,却没有后悔,这就是青春的活力,与只有打架的青春显然已经有了很大的差别。
       正因为侯孝贤掌握了演员的特质,同时先架构了故事的背景,才可以通过叙事将故事最终导向预设好的实存,这种选择的必然性就是在一次一次书写、记忆,一次一次在时间中追寻得以确立的,甚至让我觉得这才是侯孝贤这部影片最精心构想的地方。

最好的时光。

他用motion picture 纪录三段不同的日子。纪录三个不同的社会。纪录两个人在这三个不同时间里的相处方式。
不可以直接说这是爱情片。因为他不是。
侯孝贤他在这片子里试图超越自己,到达什么叫做cinematic 的境界,一种画面可以自我改变,自己说话的领域。三段时间不可分割,我们慢慢的看着人与社会的变化。残忍和直接。

恋爱梦。
很干净很纯洁的故事配上同样纯真的颜色,加上那以爱为名的音乐。所有的一切都是洁净。犹如玻璃般透明的爱情。
大量的长镜头。极少的台词。一步步缓慢的引导着我们接近爱。
很自然的拍摄和剪切。看得出是侯孝贤拍的很顺手,编辑的也很顺手。
而我们也看得很顺手。
从台球,当兵,船,吃饭,举止,到穿着。
人们相处娱乐和旅行的方式都一一纪录了下来。
我们同样看见秀美和老板娘几近一家人的情形。看见人们那时候还用钢笔写信表达羞涩的情感。看见女子们穿漂亮淡雅的裙子。看她们举止端正并秀气。
这是属于那个时代的情感。
他在试图用这么短短的几十分钟纪录一个时代。不是一个月不是一年。
她和他也已经不是一个她和一个他,
那时他们和她们的情怀。

自由梦。
很浓郁很暗淡很昏黄的色调配上很阴沉很心酸很无言的故事和对话。
在这里,侯孝贤在挑战默片在嘲笑如今的hollywood中心的拍摄手法。
很多字幕言语其实都是不需要的。她的眼神动作与他的足以说明一切。
一幕幕缓慢的情节拍摄,一点一滴的细节。
她为他弹唱。她为他梳头。她为他穿衣。然后她继续缓慢的把镜子遮上。
一次次他别离,一次次他又归来。于是那回廊里的灯又一次次点燃。好像青春梦里的开门关门般。只因为那个人的到来。

她心酸的唱着。她逃不开离不去。
她的自由只是一场梦里花。

我们看见那个时代的昏暗那个时代的疼痛。看见女人只是等待的盆栽,看见男人是那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做主导的灯火。看见那自由竟然可以被红色一张张钞票购买。看见妈妈选女孩熟练的动作。看见那个年代的在宣纸上写着的毛笔诗句。

他拍的很好,把那沉把那闷把那酸都拍了出来。
只是我仍然觉得如果要说是默片。那么言语对白应该更为简短精明些。
甚至可以说完全不要都没有关系。

青春梦。
这是最靠近我们的时代。因为我们就是戏中的人物,挥霍年华浪费青春。
这个青春梦是缩写了的(千禧曼波)。 只可惜他只有那么短短几十分钟的时间,当然不能象千里面用大量的笔墨去构造现在的这个社会。
所以侯选择了年轻人里的代表欧阳靖。用最短的时间勾勒最真实的社会。
短信,电脑,死亡,摩托车,黑色指甲,纹身,等等等等。
他用了全屏拍摄短信,告诉我们这是一个信息电子时代。属于我们的时代。 这是从大概十年前开始的延续至今然后会继续的时代。

只是,我对他的选择欧阳靖的正确性质疑。
因为欧阳靖,很多人忽视了他所想表达的所要纪录的这个社会。反而着重与欧阳靖这个人来。偏离了他的本意。
其实在这里。
她早就不是她,不是欧阳靖。她是生活在如今社会里的她们。
她是一个商业产品。
所以才回有那个纹身。

他在对这样的情形质疑。

当然这个青春梦还是去看千来的好。

本文由118彩图库118论坛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用电影来见证那逝去的时段,走向实存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