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荡气悲怆,全部演的爱情

2019-08-29 作者:内地娱乐   |   浏览(116)

电影《英国病人》讲述了一个国籍为匈牙利,名叫艾玛殊伯爵的历史学家,爱上了有夫之妇凯瑟琳,凯瑟琳的丈夫杰发现之后,企图用飞机坠毁来让三人一起同归于尽。艾玛殊为救凯瑟琳跑去了英国军营求救,却因为古怪的名字而被当成了是德国人,错失了救凯瑟琳的良机。艾玛殊为了赶回到凯瑟琳身边,向德军提供了地图,做为交换得到了一架装满德国石油的来自英国的飞机,却没想到飞机被德军击落,被救时他被认为了是英国病人,凯瑟琳早已撒手人寰。
电影的故事背景发生在二战时期,场景大多都是在漫漫黄沙之中,所以音乐需要营造一种沙石的漂泊荒芜之感以及以此为背景所发生的爱情故事所需的忧伤、浪漫以及激情的美感。通片看来,影片的音乐是做得极为优秀的,让观众仿若置声情境之中,以耳代目更加直观地感受到男女主人公的爱情,以及时代背景之下的苍凉悲怆。
值得一提的是,影片讲述的六段爱情故事,分别有着两个叙事时空,通过艾玛殊的找回记忆来展开两个时空的剧情,所以音乐的转场功能在这部影片中显得更为重要。

2017年出了不少战争题材的电影,前几天偶尔和人聊,想起多年前自己写的一篇关于《英国病人》的文章,翻箱倒柜找出来,滕到网上,借此抒发下自己对这部伟大电影的钟爱。

一、音乐写情,以情叙事

—You’re wering the thimble,(你还戴着那个我送你的挂饰?)

—Of course,you idiot, (当然,傻瓜)

I always wear it , I’ve always worn it(我一直戴着它,我会永远戴着它的)

I’ve always love you…(我永远都爱你)

    影片开头,是一只正在画着壁画的笔,如若看完全片就会明白壁画和洞穴对于男女主人公爱情故事的重要意义,所以开始的音乐仿若就在哭诉着“英国病人”的爱情故事。沙漠上铃铛的声音不再是清脆,而是悠长,伴着浅浅低吟的女声和风吹过沙漠的呼啸之感,为影片悲凉的主要情绪,和叙事层上男主的失忆和不幸,全融入了恍若随风而起黄沙般的无根之感,音乐在一开头就把这种色彩深深烙在了观众的脑海里面,随后持续不断的铃铛之声,以及男主角因为受伤而发出的喘气声,又提醒了观众影片是与战争紧密相关的,铃铛中显现出的神秘之感,又吊足了观众的观片欲望。受伤的是谁?为何受伤?他与壁画又有什么关系?时有时无的女声浅唱,仿佛是在叙述一个伤感的故事。所以一开始的情境就被电影中的音乐构建出来,营造了主题氛围。
    主题音乐在电影中又是反复使用的,作为一种连续的情感和叙事。比如,护士的好友因为一场爆炸而亡,音乐声响起,叙述出护士难言的痛苦和悲伤,观众随着音乐而涌起的情感从而跟能感受到战争的残酷和死亡的痛苦。而通过音乐来转场,从而变换叙事时空的手法在电影中比比皆是。如面容模糊的男主角躺在床上,翻着希罗多德的书从而想起他与凯瑟琳的第一次相遇,这时忧伤,悲凉的音乐是从一个时空连续到另外一个时空,仿若是在病床上男主人公回忆着的情感脉络,也可以解释为是这个他们俩第一次相遇之后所迸发的爱情悲剧的暗示。再比如,躺在病床上的男主人公哼起口哨,又忆起了往事,场景一转变是男主人公在沙漠中与女主人公结伴而行时所哼唱的歌,两个声音相为融合,场景的过渡做得实在巧妙,一点也没有生硬之感。
     影片不仅仅只使用主题音乐来进行过渡,场景音乐也会巧妙地加以利用,从而成功转场。比如,护士在夜晚在地上画好格子,玩着跳房子所发出的脚步声与另外一个时空中,撒哈拉沙漠中的鼓声相连,从而成功转场,在另外一个时空中讲述着男女主人公与众人玩着游戏,热闹的气氛中。影片中最明显的一段转场,也是我认为片中过度最自然,叙事最成功的便是在女主角和男主人公幽会的时候,片头的女声浅唱再次响起,想人不禁联想起男女主角因为壁画生情,仿佛女声是在娓娓道来他们的爱情故事。值得一提的是,此时的女声浅唱是有源音乐,男主角还在这里唯一一次提及了到了他真正的国籍,又再一次把“英国病人”这个略带无奈嘲讽的片名给提及到了,可以说是把电影的主题再一次突显出来,让观众注意到男主人公的“身份”,接下来的转场仍然是通过碟片机,前来复仇的男人想借着音乐让艾玛殊恢复记忆于是就在病床前播放着与另一时空一样的爵士乐,试图让他回忆起自己的“身份”,紧接着另一次转换时空,便是男人离开病床,男主的喘气之声和餐厅中的舞曲又紧紧地把情节相连,男主痛苦地在床上沉吟着,另一个时空讲述的便是凯瑟琳因为道德的约束而告别男主,男主同样露出了绝望的情绪,音乐让这种情绪连续,让回忆不间断,一起呵成,显得叙事浑然一体,美感十足。
    电影中的一段音乐还兼具着叙事,甚至彰显出男女主人公的爱情不容于世的功能。影视音乐是有着他律性质的,综合表达的需要便是电影中音乐所存在的前提。
    电影《英国病人》中,男主人公和女主角在圣诞节的时候趁着众人唱着圣诞颂歌的时候,在狭小的屋子里面偷情,于是在圣诞节聚餐之时的庞杂声音以及众人共同唱着的圣歌与男女主角激情时的喘气共同成为了影视音乐。导演通过这一手法,把爱情和道德的矛盾点传送给了观众,让观众也在其内心纠结,一边是圣洁的颂歌,一边是抑制不住的真实情感,导演既是把自己的价值观和审判放在了这段之中,又把男女主人公的爱情的纠结以作为轻巧的方式展现了出来,观众更是在此间更深一步地体会男女主人公的情感,不仅仅只是偷情、出轨或者幽会。在这个特殊的时期和战争年代看来,仿佛更加的易碎,动容,真实,但又有一种难言的道德感深深拉着这段情感的前进,可以说导演在这时,做了第三次的创作,而且是极为成功和生动的,最后当观众想做出抉择,圣诞颂歌结束之后,又响起了忧伤悲怆的主题音乐,恰好又成了男主人公每次回忆起往事的转场音乐,这些都暗示着他们之后的命运,就如同沙漠中的沙子,被命运的风呼啸而过,虽然扬起了空中的弧度,却仍然无根无足,一场狂风之后,就连车轮碾压过的轨迹也不复存在。
    这段由众人的圣诞颂歌,男女主人公喘息声以及主题音乐的穿插和呼应,正是全片最大的情感交织线。

图片 1

二、对白交错,时空显情
  《英国病人》最大的特色便是两个时空互相穿插交错叙事,除了靠丰富的音乐音响来转换时空,导演还运用了人物的对白或者独白来转场,增强电影的整体性和丰富性。
    比如说靠护士跳格子与沙漠上的鼓声成功转场之后,凯瑟琳在沙漠中的男主人公与朋友面前讲述了一个仿佛是男女主人公写照的传说,而就在这一段中,护士也同样拿着书在男主人公的病床旁讲着同样的故事,两段时空,借着两位女声不断来回变换,增强了视听的丰富感。不但兼顾了两个时空的叙事更加立体化,相互映衬,加强了因果关系,更让观众从这一段中截取到故事之后的发展方向,从而更加融入剧情,适应两段时空的同时叙事。
    在电影的末尾,护士汉娜站在病床前向男主人读着凯瑟琳写的遗书,镜头给了艾玛殊一个特写,又变成了凯瑟琳的声音,时空转换成了艾玛殊抱着凯瑟琳的遗体面带绝望的呼喊,带电影中没有让艾玛殊出声,仍然是护士汉娜和凯瑟琳交替着的声音,这样丰富的视听,让电影变得有着无限的广度,两个时空不同的情绪也一起迸发出来,一个时空是找寻记忆的艾玛殊拒绝治疗,一心求死,一个时空是艾玛殊因为凯瑟琳的死而痛不欲生,这样两种不同的情感,两个女声而淋漓尽致,极富有画面契合感的沙漠和病床上奄奄一息的艾玛殊,把电影所想表现的两个不同时空的故事都展现了出来。无论是汉娜时空的爱情,还是凯瑟琳时空的爱情,这种独特双线叙事方式使得影片变得更加荡气回肠,情感缠绵。
    还有值得一提的是,前来复仇的男人试图让艾玛殊找回记忆,电影中用“我从未做过间谍”“你不知道马铎吞枪自尽?”“你也没有杀害基顿夫妻吗?”这些问句来牵引出另一段时空中艾玛殊与他的朋友马铎的故事,和凯瑟琳最后坠机的结尾。这是通过对白来找到契合点使得电影的时空转换让人容易理解,不会有违和的感觉,让对白从话语的语义,转到了语势和语境,从而让语言也变得电影化。在制造紧张氛围的时候,用渐渐靠近的坦克声响和上校拆弹时所发出的细微的响声来制造命悬一线的感觉。

时至今日,这几句台词还在脑中记忆犹新,每当想起男女主人公那段感人的场面,我总会忘记时间与空间,甚至忘记战争。因为爱情是永恒的,即便是在荒芜的沙漠中,即便是在暗无天日的洞穴中。这便是《英国病人》的魅力所在。

结 语
   总而言之《英国病人》中把语言表意,音乐言情和音响写实这三个电影所该具备的元素用得极为完美、轻巧。主题音乐在这部电影中,勾勒出了整部电影的情感线,既很自然地出现来当作转场音乐,也有着适度的存在感来描绘出剧中每一段爱情的发展。所以从《英国病人》的音乐使用中我们听到了情感,在叙事手法上我们又能读到了两段空间里的六段爱情故事,在英国病人的模糊脸庞下,以战争为背景的爱情故事也许都会像着电影中浅唱的女声那般飘渺、脆弱吧。

图片 2

《英国病人》是部二战题材的史诗级电影,然而,电影故事却没有一场戏是正面描写战争的,取而代之的是两个动人的爱情故事:「艾玛殊与凯瑟琳」,「汉娜与基普」。

图片 3

图片 4

许多观众在看完《英国病人》后抱怨有点晕,我在初看此部电影时感觉如是。自然,电影时长、电影中人物凌乱的国籍以及意识流般的情节闪回确实容易让人晕头转向...然而,当我几年后重拾这部电影后仔细观摩,才知导演用心良苦。下面,我们就从两个爱情入手,对其剖析。

「 两个爱情故事」

二次大战末期,一位名叫艾玛殊的历史学家在沙漠中进行考察时,结识了杰佛和他美丽的妻子凯瑟琳,经过一系列因缘巧合,杰佛与凯瑟琳两人互相产生了爱慕之情,终于,一场不可避免的爱情发生了…

图片 5

在那个战争动乱的岁月里,科研身份的艾玛殊和凯瑟琳的爱情显的那么的珍贵,就像沙漠中的绿洲,即便是凯瑟琳已有了婚事,即便外面的世界还是硝烟四起。

然而,事与愿违,沙漠中的绿洲显现是短暂的:承载着凯瑟琳去沙漠中接艾玛殊的飞机在着陆时坠毁,凯瑟琳重伤。“绿洲”没有再一次在沙漠中出现,当艾玛殊凭借一己之力走出沙漠,甚至不惜用“路线图”与德国纳粹交换飞机回去营救自己的凯瑟琳时,那个在动乱中与己相爱的人早已奄奄一息,留下的只有一本厚厚的笔记本附着这爱人的临终遗言…

图片 6

比起「艾玛殊与凯瑟琳」的爱情故事,「汉娜与基普」的爱情在电影中显得更简单直接一点:汉娜是一名漂亮的战地护士,负责照顾二战联军的受伤士兵,在一次运送伤员的途中,汉娜毅然决定陪同一名被严重烧伤的病人留下来,负责照顾其。

图片 7

而正是这一次弥留,让汉娜结识了“拆弹专家”基普,自然,两人相爱了,几个简单的电影情节将两人的爱情发挥到了浪漫的极致:「汉娜送基普洗头的橄榄油」;「教堂中飞身看壁画」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自然,汉娜与基普的爱情也是短暂的,最终,两人因为各自在战争中的职责而分手,留下分别时那段经典的对话:

—I’ll always go back to that church , look at my paintings.(我会经常回那个教堂,去看我钟爱的那些绘画)

—I’ll always go back that church (我也会经常去那)

—So , one day we’ll meet.(那,我们总有一天还会相遇)

「 电影故事剖析」

想要在战争动乱中去寻找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是困难的。正如我们想要在此部电影中提炼出以上两个爱情故事一般。

导演彻底地打散了两段故事线,让其交错进行。于是,便有了「汉娜的毅然留下」;有了“英国病人”注射吗啡后迷幻般的回忆;有了“扒手大卫”的神秘出现。如此剧情安排,导演到底用意如何?

图片 11

仔细推敲:我们通过“汉娜的留下”得知了其痛苦的战争经历:爱她的人总是一个接一个的死去;我们通过“英国病人"的混乱回忆领略了那段梦幻的爱情;

图片 12

图片 13

我们又通过“大卫的出现”了解到了他们彼此复杂的战争身份以及矛盾纠葛。所有的这一切信息在电影描述中显的那么的混乱无章,那么的不直接,这也正像半个世纪前发生的那场灭绝人性的人类战争一样,没有人能说的清楚战争的正方与反方,所有在那个时代下的人类都是战争的牺牲品,不分国籍,不分种族,更不分军种与职务。这一点也正是导演在剧中设置了英国人、美国人、法国人、印度人等等而让观众感到混乱的原因所在。

图片 14

图片 15

也许,在《英国病人》这部电影中爱情只是作为战争表现的一种手段,但,也许爱情是隐藏在战争背景下的一种目的,它喻示着电影创作者们对观众的一种对美好事物与和平的展示与向往,与其说《英国病人》讲了两个爱情故事,倒不如说其通过不同的故事角度描述了战争下的每一个层面。我们来看电影接近尾声时的两段戏:

其一,当“英国病人”(艾玛殊)即将死去之际,我们通过汉娜的诵读得知了凯瑟琳的临终遗言:

图片 16

图片 17

“我别无所求,只想跟着你漫步天国。与我们的朋友一道,去一个没有地图的乐土,灯灭了,我在黑暗中,默默写着…”

其二,当汉娜离开那个照顾英国病人的“城堡”,离开那个与基普相爱的“庄园”时,她坐在卡车的后斗上,歪着头看着逝去的后方,渐渐地,视线转向正面,直到眼睛看向“镜头”,随即,镜头反打,对面的小女孩儿微笑着出现在镜头中,再切至汉娜:表情放松,悠然自得。

图片 18

图片 19

图片 20

这一镜头让我想起了无数个经典电影中的那一同样的镜头:演员看向画外的观众,她看到的是未来,看到的是每一个在战争中牺牲的人对未来一代和平意识的唤醒。


图片 21

本文由118彩图库118论坛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荡气悲怆,全部演的爱情

关键词: